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武侠网 武侠网 武侠小说杂谈 查看内容

蜀山剑侠传已经看完脱坑,说一下蜀山剑侠传总体感受

2020-9-29 13:51| 发布者: 管理员| 查看: 18| 评论: 0

简介:首先说一下总体感受,文笔很好,也有点难懂,因为作者是处于新旧之间的文人,有些写景段落接近半文言,加上脑洞太大,想象力太丰富,读者一看而过根本看不懂,反正本人是越往后越越看不懂这书里的写景。规模方面,非 ...
首先说一下总体感受,文笔很好,也有点难懂,因为作者是处于新旧之间的文人,有些写景段落接近半文言,加上脑洞太大,想象力太丰富,读者一看而过根本看不懂,反正本人是越往后越越看不懂这书里的写景。
规模方面,非常宏大,上至仙山,下至地窍,有名字的人物有1000多人,光是峨眉派有名姓的弟子就将近100号人,有个性的人物也差不多有2,30号人吧,不愧是剑侠传。
结构方面,很烂,作者连载写了十几年,估计连自己都忘了怎么写,三次斗剑是高潮,可惜作者灌水太多,一直灌到新中国成立,三次斗剑还没写出来,你懂得,结局太监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他这灌水也不是随便灌的,技术性灌水。
剧情方面,一开始说是以三英二云为主,后来除了李英琼和金蝉以及其门人弟子还在蹦跶,三英二云里有好几个戏份都不是很足,不太平衡,节奏就是一路打副本,峨眉派名门正派吊打各种邪魔外道,有点爽文。老前辈(老不死)众多,抱一条好的大腿是混蜀山传的必要条件。
人设方面,名门正派都衣冠楚楚,宛若神仙中人,邪魔外道直接把我是邪魔外道(sb)两个字刻脸上,装束非主流,魔兽流居多,身上钉几把刀插自己,所以这书里你看一人物出场,人还没上场,邪气就先到,妥妥坏人无误。阴盛阳衰,蜀山传里女剑仙是男剑仙人物的好几倍,因为作者有男人是顽铁,女人是清水的思想。这应该也是拍电视剧难拍的原因之一,哪去找那么多美女演那些仙气飘飘的女剑仙?峨眉派主角里更是阴盛阳衰,少年侠客的本传故事寥寥可数,丫头片子是一抓一大把。
打斗设定方面,前期最普通就是飞剑,基本能算的上剑侠中人的,基础攻击都是飞剑。
蜀山传的普通攻击句式是这样的的:一道×光飞出,绕了一圈,敌人断成两截,身首异处。
根据剑光颜色,也分好坏正邪。
后期就是各种大规模杀伤性法术,神雷之类了。阵法之类的描写也不少


细扒一下蜀山传里的年轻一辈人物,都是少年男女,全书这么多人,有个性的少侠人物也不少。
首先是三英二云里面,
二云
周轻云,一开始出场脾气比较火爆,慈云寺斗剑单剑闯敌阵一脚就把一个邪派人物踢成重伤,其实是个性格温柔的妹子,女侠范本吧,后期戏份不多,安静的做个女剑仙,和心上人双宿双飞吧。
齐灵云,峨眉派大姐头,道学气很重,和其弟金蝉的姐弟情还是值得一看的,薛宝钗型的人物,个人不是太感冒这种类型的人物。
三英
李英琼,本书头号主角,邪魔外道克星,死在李mm手下的坏人无数,屠夫。一开始就刚开始出场,是个十二三的萝莉,眉间有两颗痣,痣的意思不是说有多可爱,是说明她煞气重,以后杀人如麻。本传比较可爱,李mm孤身一人在崖上那段文字是这书里我最喜欢的段落之一,妥妥萌妹子一枚。后期不可爱,杀人太多。
余英男,一出场也是个萌萌哒妹子一枚 ,相比李mm的杀气重,显得比较温柔,和李有cp感,李mm最好的朋友,只是运气不太好,李英琼万里走孤身最后一路奇遇,英男就倒霉了,先是被邪派人物强行收徒带走,后来逃出,又遇到被冻僵在妖尸古辰的洞穴里,一众峨眉同道齐来相救才逃出生天,奇遇南明离火剑,也是福缘深厚,大难不死的人物。
严人英,作为四朵红花里唯一一片绿叶,存在感剩下惊鸿一瞥的剪影了,与周轻云有累世情愫,最后双宿双飞,在蜀山传阴盛阳衰的世界里,我弱弱的说一句,他的存在感怎么还不及司徒平呢?



说完了名不副实的三英二云,再说说此书的其他人物
齐金蝉,峨眉派掌门的前生爱子,转世之后又投峨眉门下,外表描写可以参考一下哪吒,杀邪魔外道之多,奇遇福缘之多,仅次于李英琼,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二世祖加熊孩子,比较顽劣,这书里一干小正太都是跟着金蝉混的。与齐灵云的姐弟情,与累世宿缘朱文的两小无猜还是值得一看的。
朱文,金蝉的累世宿缘,两小无猜的情感还是写的不错的,但是个人对朱文无感,感觉这妹子形象性格不太明显。
申若兰,外貌描写是比较英气爽朗的女郎,其实也并不太大,红花姥姥的爱徒,后来师父死之后投峨眉门下,内心也是比较孩子气的,只是因为从小漂泊孤身,比较克制吧,个人比较喜欢的人物之一,后来有个累世暗恋的她的男子甘心为她身死形灭,这书里少有的有情人之一。
司徒平,屌丝逆袭,主角范本,作者化身,并不是主角,却得到了主角一般的待遇,一开始出场时被同门师弟陷害,找了峨眉派的两个女剑仙求援,外号"苦孩儿“”,峨眉派对头许飞娘的徒弟,父母是修仙世家,因为触犯门规被逐出师门,然后被邪派杀死,司徒平从小寄养在别人家里,因为晦气罩顶,收养他的人家基本都死光了,只能放牛为生,后来又想起自己是修仙世家,孤身一人上各种名山寻访仙人,都没遇上,被许飞娘收走,并不是很讨喜,因为结交峨眉被师父猜疑,被同门师弟陷害,因奇遇遇上秦家两狐,结为连理,坐拥双美,但是倒霉的是因为和小狐狸和谐了导致这辈子修仙别想有成就。

秦家两狐,天狐宝相夫人的女儿,一开始出场就是两个小公主一般的人物,其实蜀山这书是一代新人换旧人,一开始看起来挺牛,后期不好意思,谢家二女一出来,秦家两狐立刻变边缘人物,女屌丝。因为驼子乙休的牵线和司徒平皆为连理,美女救男吧,宝相夫人为了渡劫,所以找上司徒平,把两女儿嫁他,司徒平帮老狐狸度天劫,这买卖不亏,没毛病。
秦紫铃,又是一个薛宝钗式的人物,比较端庄美丽,虽然嫁司徒平,但是这书里的逻辑是只能看看不能和谐,和谐了修仙就不成了,和司徒平名为夫妻,其实很隔,怕坠情网,其实她妹妹寒萼和司徒平才更有感情,后来入峨眉之后秦家两狐被边缘化,她适当的稳住了秦家两狐在峨眉的地位。个人不是很喜欢。
秦寒萼,相比她姐,她更像正常的小女孩,喜欢自拉山头,喜欢玩乐,喜欢和自己情人二人世界说悄悄话,善妒,经常把司徒平拉到一边二人世界自顾自说悄悄话,然而结果是比较郁闷的,因为和司徒平一时情热,情不自已,那个啥,和谐了,导致修仙前途无望,而且在门派内迅速被边缘化,后期我都觉得奇怪,为什么别人都是这个仙山那个仙府的,这夫妻两怎么默默无闻窝在一个不知名的什么鸟不拉屎的洞穴呢?果然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,她姐尚有前辈关怀,她就比较悲催了。个人比较喜欢这人物,比较真实的人物。


谢家二女,仙都二女,谢缨,谢琳,这两才是真公主命,梁羽生写冯瑛冯琳就是参考蜀山传仙都二女写的,分辨不出来,只有笑起来的时候,看酒窝在哪边才看的出来,一个在左,一个在右。仙都二女这两在蜀山传里就是到处卖萌刷脸,师门辈分高嘛,养父是散仙谢山,师父是小南极金钟岛岛主,又是佛门的人,又是峨眉派的贵客,这两姑娘在这书里就是一路卖萌刷脸,然而吊打邪魔外道的时候并不可爱,一路高歌猛进杀杀杀,也是邪魔外道克星。个人比较喜欢。



裘芷仙。。。。。这是个悲催的小萝莉,一开始出场不是什么名门正派里出来的,是被李英琼从妖邪洞府里救出来的,结婚的时候被妖人一阵妖风刮走采补。。。杯具。后来被引入峨眉派,也没什么大的奇遇和福缘,一直在峨眉派默默的做个厨娘,伙食都是她搞,人本来很聪明灵秀,因为被叉过,就变得比较自卑,只能跟在别人后面做小跟班,下山试炼的时候她知道自己通不过就没去,看着别的同门都出去了,不甘落后,通过试炼出去,又被邪派的人追杀。后续就不知道有没有成就了,也不知道是回家结婚了还是继续留在峨眉修仙。

阮征闻言,先颇吃惊,听完慨然答道:"我宁遭惨死,堕入轮回,纵然转世成了凡胎,毁却数百年功力,只要心志坚定,终有成功之日。何况前生恩师良友以及各位师执尊长,见我处境如此,决不坐视呢。我志已定,决不容你行此拙计。"少女笑道:"我自受你感化,情发于正,已决不再以色身相示。今当生离死别之际,为示我心志坚定,使你一见,当不致说我食言无耻。你来看!"说罢,慷慨起立,两臂一振,满身霞彼云裳一齐委卸,除胸前有形似背心的一片冰纨遮住乳阴外,通体立即赤裸。人本极美,这一来,把粉弯玉腿一齐呈露,越觉柔肌如雪,光艳照人。阮征一着急,指上所佩二相环立化一圈虹霞飞出,将少女全身罩住。口中急呼:"我实爱你,妹妹不可!"李洪不愿见裸女形态,无如事机正迫,不容少懈。方在暗道:"晦气!"晃眼工夫,少女从头至脚,突现出无数小金针、金刀、金叉之类,长约二寸、三寸、五寸不等,俱都深深钉入玉肤之内,有的看去已经刺入骨里。胸前七把金刀,更是长达尺许。金光闪闪,看去可怖,通身钉得密层层,刺猖一样。少女随笑道:"这二相环与你心身相合,为你防身。


我爹爹如施全力,尚且难当,如何拦得住我魔教中最恶毒的金刀解体化血分身大修罗绝灭神法?我只要心念一动,不必自己拔刀,全身立化血云而起。快快依我收去,休伤一件至宝,照计行事,兔被爹爹追回,平白送我一命。只要你能图他年聚首,便是怜我痴情,真心相爱。否则我志早决,魔法已经发动,不能收回。除非我佛菩萨亲来,此时便我生了悔心依你,我也无法自救。转不如听我良言,来生尚有相逢之日。如非爱你过甚,不舍分离,想在死前多看得一眼是一眼,等你答应起身,我再发难,也放心些。不然的话,我已只剩一点精气化成的血云,休说肉身不受三年炼魂之苦,连神魂都散而不成形了。好哥哥,你听我的话,走吧。"少女心志虽然如此壮烈,起初并不带一点愁苦容色。


尤其听到阮征说是爱她,更是媚目流波,满脸欣慰之色。及至说到未几句上,想是会短离长,柔肠欲断,满腹悲苦,再也支持不住。始而翠黛含颦,隐蓄幽怨,渐渐语带哽咽。


到了未句"哥哥走吧",竟然不胜凄楚,星眸乱转,泪随声下。人是那么美艳多情,声音那么凄婉,处境又如此壮烈悲苦,端的子夜鹃位,巫峡猿吟,无此凄凉哀艳。李洪九世修为的童贞有道之士,也被感动,心酸难过。


少女见阮征不肯收那二相环,不住以好言求告,满面愁苦,惶急万分,不禁破涕为笑道:"我为爱你大深,不借百计千方,屡以色身诱惑。现虽蒙你见怜,允作名义夫妻,他年同修仙业,我也知你至诚君子,不会欺我,终觉为形势所迫,为解夙孽,不是真心相爱,想起前事,引为奇耻。今得见你至情流露,百死无恨。除不舍这长时之别外,只有更喜慰。料你二相环不肯收去,这件法宝,于你异日修为关系至大,我决不舍损伤我心爱丈夫防身之宝,但决阻我不住。为全此宝,说不得,只好拼受痛苦,以次而行了。"


说罢,口皮微动,胸前七把金刀便缓缓自行拔起,刀上金光骤转血红颜色,少女酥胸上鲜血立即随刀上涌。阮征见状,不禁收环扑抱上去。
收藏 邀请
鲜花
鲜花
握手
握手
雷人
雷人
路过
路过
鸡蛋
鸡蛋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阅读排行

返回顶部